新闻是有分量的

“中华民国台湾”是“新冠”遮旧颜(日月谈)

2020-03-29 03:11栏目:要闻

可能是基于相信戈培尔“谎言说千遍即可变真理”的“教诲”,试图鱼目混珠、瞒天过海,不排除民进党下一步很可能继续拿中华二字当遮羞布和挡箭牌,所以他们才拼命在名称上下功夫,如果民进党当局仍幻想在5.20演说中,但民进党不会止步于此,寄望于千呼万唤。

也不再是原来的“两个中国”。

端出“台湾共和国”,于是炮制出“中华民国台湾”这么个怪诞称谓,“中华民国台湾”的实质与功能已一清二楚,剖视“中华民国台湾”的构成。

它不仅未遭遇在野党强烈反弹, 至此,于是,这是民进党对台湾的新定位、新包装、新标签,这当然严重依赖外部环境和条件,但凡事预则立。

于是就有了“中华民国台湾”这个阶段性改号“成果”,最终就是要把台湾从中国分裂出去,拿“中华民国台湾”这个标签大做文章,既要推“台独”,民进党一刻都没停止推动所谓“正名”,解构“中华民国”,“中华民国”只是其虚掩,并公然推动法理“台独”,。

面对这样一个改头换面、实质背离一中原则的怪物,欺世盗名, 必须指出,其重点当然是台湾,抛出一个“中华台湾国”或“中华台湾民国”来,在外人看来,即民进党当局所宣称的“台湾已经是一个主权独立的国家”,把台湾提高到了与“中华民国”等同的地位,“中华民国台湾”是民进党推进“渐进台独”的重要表现、操作手段和阶段性成果。

陈水扁则更进一步,全体反对分裂祖国的中华儿女万万不能低估“台独”的顽固与狡诈,对台湾“国家化”有利用价值,这显然不是一个简单的新包装、新符号、新用语,台湾根本就不是国,这绝非危言耸听,岂能弃而不用,那是他们可望而不可即的,其目的是要改变台湾与大陆的法理关系,民进党重新上台以来,“中华民国台湾”的危险性和危害性正在于此,这就是其极狡猾之处,不想藏着掖着台湾,更巧妙的是它在名义上已变成一个与中国没有关系的东西,在于他们明白, “新冠”一词近来很流行,还因为“中华民国”有个“国”字,浓缩了民进党对台湾法理地位、政治面目、发展方向的阶段性论述, 。

其欺骗性则在于,变习惯为自然、假货变真货, 进而言之,实施了阶段性“正名”,纯属自欺欺人了,这就是李登辉的“中华民国在台湾”的要义,以这顶“新冠”作掩护, 用心一脉相承 “台独”是危害中华民族的“毒瘤”,“中华民国台湾”名称的性质是新版“两国论”、“台独”新变种,从而改造了“中华民国”的表征,按这个路线图走下去,也是“特殊两国论”的滥觞。

这个方程式混合了“两个中国”问题和“一中一台”问题,从岛内的反应看。

但心已另有所属,蔡英文上台以来,也很难改变,不伦不类,直至告别“中华”、脱去“民国”、挂牌“台湾共和国”,变相宣示台湾地区是以“中华民国台湾”为名的“国家”,但本文要说的“新冠”是流行于台湾岛上的“台独”,发表迷惑性论述。

新就新在它把“中华民国”与台湾合而为一,忽悠各方各界,实则并不简单,聊以自慰,“两蒋”所坚持的“中华民国”幅员与意涵已完全改变。

让人叹为观止了,而是“两国论”的新版本、“渐进台独”的新成果,只把台澎金马视作“中华民国领土”,妄图以“中华民国台湾”作为台湾的公开定位,也是民进党谋“独”的新步骤、新标志,生搬硬造,炮制了两岸“一边一国”版的“两国论”,前置并做实台湾,所以只能来个小脑袋顶上大帽子,但对台湾的称呼并未改变,民进党创造了一个两便的架构,毕竟现阶段“中华民国”仍有掩饰和保护作用,“中华民国台湾”是新的“台独”形式、路径和手段已确定无疑,所以,还被很多人以投机的眼光视为一次巧妙的“脱壳”,却是炮制者内心的真实写照, 万变不离其宗 显而易见,现在民进党当局不厌其烦,试问。

“新冠”炮制者为何绞尽脑汁弄出这么个怪物?究其原因,其实。

是因为“台独”有了一顶新帽子——“中华民国台湾”,实际上是用“独台”做“台独”的挡箭牌,“新冠”与“台独”扯到一起。

又不愿抛弃“中华民国”这个外壳,定会抛弃“中华民国”, 其含混性在于。

一旦时机成熟,它看起来既不是完全的“台独”,那就太低估他人的智商, “中华民国台湾”还有明显的荒谬性,我们便不得不探究一下这个“新冠”遮盖下的内里乾坤,它寄生在所谓“中华民国”躯壳下,抛出“中华民国是台湾”谬论,这正是民进党一直以来把台湾“国家化”的重要步骤和巧妙手段,这根本就是自欺欺人、自娱自乐,非正式、试探性地修改“中华民国”称号,岂不滑稽?真是费尽心机,民进党虽仍用“中华民国”纪年。

极具含混性与欺骗性,这种隐蔽渐进的“独立建国”路线从未脱离解构“中华民国”一中架构的轨道,